計劃去西雅圖的行程時,本來就已經把Museum of Pop Culture (MoPOP)放到行程內,因為實在不敢想像流行文化能登上大雅之堂,當年教授不批準我的論文,就是說流行文化難登大雅之堂,我概明白在香港的學者很多都是非常目光短淺而又相當井底,只會醉心於他們的古典文學研究,但他們總不能想得到,古典文學在古時也同時是流行文化之一。當記者的決定心和離開大學不教書的原因都是一樣,我就是不想那樣的井底吧﹗再困在那古老守舊的體制裡,人也變得食古不化。

Read More